麦卡锡回来了?

根据美国《科学》杂志的报道,自2018年8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开始对美国87个科研机构的189名科学家展开“调查”,以他们是否与所谓的“境外势力”存在关联对他们进行迫害,目前已有54名科学家在这调查过程中失去了工作。

而且,结合《科学》杂志和另一家国际知名学术期刊《自然》的报道来看,绝大多数遭到这一迫害的科学家,都是亚裔或华裔,年龄普遍在50多岁。

从《科学》杂志的报道来看,这54名被迫失去工作的科学家中,有93%的情况是因为他们与中国的科研机构有合作,但“未能”向美国方面披露此事。

而在全部遭到调查的189名科学家中,有多达133人也都存在类似的情况,即“未能”向NIH披露他们获得了以中国为主的国外研究经费的情况,有约54%的案例还存在“未能”披露参加了国外的“人才项目”的情况。

披露了这些数字的NIH校外研究办公室主任Michael Lauer表示,这些情况“令人警觉”。他还表示被调查的189名科学家中有82%是亚裔“并不令人意外”,称这些人是一直是中国“招揽”的对象,并透露了在这189名科学家之外,其实总共有399名科学家在他们看来都“可能存在问题”。

不过,虽然NIH这些对以亚裔——尤其是华裔为主的科学家的“调查”,是打着维护美国“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旗号进行的,但从国际知名学术期刊《自然》的报道来看,在美国的华裔科学家们认为,这些调查更像是在刻意针对和迫害华裔,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因为拿了国外的科研经费而被迫辞职或被开除的基本上都是华裔学者,而且这些学者大多表示他们其实是如实披露了与中国方面的合作的。

因此,这些华裔学者担心这是不是与美国政府越来越偏激的对华政策有关,害怕自己会被不分青红皂白地“一网打尽”。有华裔学者在接受《自然》采访时还明确表示自己已“不堪这种压力”,“心生去意”。

一些学术机构也对美国官方的这一做法表达了担忧,称这会影响学术开放和交流,并会导致美国校园内的“人口构成”出现变化。

对此,NIH一边否认他们的调查不是种族性质的,一边却又承认他们的调查确实主要针对的是中国。

今年5月11日,美国司法部发布新闻称,在5月8日宣判了著名华人生物学家、前美国埃默里大学终身教授李晓江一案。

美方指控李晓江参与国内人才计划未如实告知个人税收,李晓江因而被判重罪,缓刑一年,罚款35089美元。

这是李晓江自去年11月被美国司法部门抓捕后,有关他的最新消息。此前美司法部门和埃默里大学起诉李晓江的理由是因为其隐瞒在中国兼职,涉嫌欺诈美国政府薪资和其他补贴(具体罪名为Theft or. bribery concerning programs receiving Federal funds),而现在起诉理由并没有这一项,换成了漏税。

美司法部门和埃默里大学起诉李晓江的理由,与最后法院宣判的理由前后并不一致,其背后意味深长。在中美科技竞争的大背景下,未来华人学者同国内合作的空间可能会进一步被压缩。

根据此前美司法部门的起诉书,针对李晓江的指控于2019年11月21日在亚特兰大地方法院提出。起诉书称,李晓江在一年时间里(2014年9月1日至2015年8月31日)从NIH用于资助亨廷顿舞蹈症蛋白的突触毒性研究的经费中获利超过10000美元,并故意滥用埃默里大学价值至少5000美元的资产。

李晓江为何被埃默里大学 “关注” 到?起诉书也披露了案件的源起。2018年10月前后,美国NIH告知埃默里大学,NIH留意到李晓江提交的申请可能未遵守NIH的政策,该政策要求申请者上报所有外国财务利益或事先获得NIH批准,在NIH研究中使用外国经费。

对此,埃默里大学于2018年10月到2019年5月期间就此事与他进行多次讨论,并在2019年2月对其埃默里大学邮箱进行内部审查,发现了李晓江参与了中国的人才计划。

起诉书指出,李晓江与中国一研究所签署了过渡期就业合同,他有两年时间建立自己的实验室,并承诺从2014年开始每年工作9个月。李晓江此前向外界披露,这一做法得到了当时埃默里大学所在院系领导的批准。

2015年2月,李晓江继续向埃默里大学提出在接下来的两年里进行兼职工作,并相应减少薪资。起诉书中认为,有关此协定的谅解书从未正式完成。但李晓江这一申请当时得到了埃默里大学所在院系领导的书面批准。

那么,李晓江是否存在埃默里大学以及NIH所说的“未完全披露”的情况呢?数名在美工作的华人学者此前对《知识分子》表示,美方科研管理机构以及高校此前在这方面要么没有指导文件,要么不明确,而用现在的严格标准来执行此前的情况是 “欲加之罪”。

现年63岁的李晓江是国际上亨廷顿舞蹈症领域的著名学者,他因将原本只出现在人身上的亨廷顿舞蹈症,复制到猪的身上而引起很大的国际关注,也得到了美国NIH主任的赏识。但在去年,他的研究生涯遭遇重大变故。2019年5月,埃默里大学突然关闭李晓江实验室,随后李晓江及其夫人回到暨南大学工作。

当时,李晓江还表示,有四名在实验室工作的中国籍博士后被告知要在30天内离开美国,这四名博士后没人知道自己被解雇的理由。

2019年11月,李晓江只身前往美国,随后被逮捕。据知情人透露,李晓江之所以回美国,是要参加关于美国埃默里大学突然关闭其实验室的听证会。“然而在听证会当天早晨,李晓江就被FBI带走,听证会没去成。”他还推测,“现在回想,估计是埃默里大学设下的圈套。”

这些对华裔、亚裔科学家用的迫害,不禁让人联想起德国纳粹迫害犹太科学家、美国上世纪50年代“麦卡锡主义”盛行的恐怖岁月。

德国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起源地之一。从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20年代,德国是世界的学术中心,贡献了大量当时最先进最前沿的技术。

当希特勒被任命为总理两个月后,德国就颁布了一部法律,命令相关部门解雇有直系犹太血统以及反对纳粹党的人员,有成千上万的人丢掉了他们的公职,甚至是在顶尖大学的教师职位。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数百名德国籍科学家和知识分子逃往英美等国。其中就包括很多我们熟悉的物理学家,有三位在逃离德国时已经获得了诺奖,他们是:爱因斯坦、弗兰克、薛定谔。

一项来自1937年的不完全统计,光是1934年到1935年的这个冬季,德国的高等学府7758名教职员工中,有1145名教授和教师被解雇。

根据2016年的一项研究,有15%的物理学家逃离德国的大学,而这些物理学家的论文能占到全德国引文中的64%。

讽刺的是,很多科学家遭到纳粹迫害后去了美国,但几十年后,这一幕却在美国不断重演。

1950年初麦卡锡主义开始泛滥。当时,恰逢国际大气候与美国国内小气候交汇。

从苏联成功试爆、蒋介石政权败退台湾,一直到朝鲜战争爆发这一连串大事,令的威胁这个因素在美国国内政治领域被极端放大。

二战后美国国内通货膨胀指数急剧上升,在短短的一年中发生了3.47万次罢工,共有450多万工人走上街头。政客借机指责工会 “已被渗透”,极力煽动公众反对。

麦卡锡就是在这样一个毒化的氛围中催生出的怪胎。他凭借不顾事实、不讲道德、好勇斗狠、信口开河的本事,以及美国国内高层政治已经被渗透潜伏的论调,很好地迎合了美国人仇共以及共和党人以外部威胁提高政治地位、把拉下马的需要。

麦卡锡主义肆虐之际,一大批美国政界、知识界、文化界的人士曾受到无端攻击,人与人之间陷入相互揭发、提防的境地。包括爱因斯坦、奥本海默、费正清等在内的著名学者受到牵连,埃德加斯诺、拉铁摩尔、史沫特莱、卓别林等文化名流被迫离开美国。

在麦卡锡主义盛行的1953-1954年间,有8000多人被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的人物”;有5000多人被迫“自动辞职”。

麦卡锡的整肃造成了大量冤假错案,给这些人的个人和家庭制造了无数悲剧。到他黯然死去之前,麦卡锡这个名字已经是“希特勒”的同义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